如果把梦做大,我想让Circling在国内遍地开花,
让100万人每天都可以毫不费力地走心交谈。
Jess 静姝
CirclingChina发起人

 你也像我一样,经历过「真实危机」吗?

见多了套路,开多了美颜,社交场合游刃有余,负面情绪则关起门来自己消化。

 

这难免让我担心:

“我完全真实的样子,会有人接纳吗?”

 

就像那首《我》里唱的:

“假如你看见我,这样的我,胆怯又软弱

会闪躲,还是说,你更爱我?”

 

遇见Circling之后,我有了坚定的答案——我的素颜、我的愁眉苦脸,都被欢迎着;

甚至,在表达了真实的愤怒、羞耻和评判之后,有人更加爱我了。

 

经历过上百场Circling,我的脆弱一次又一次被温柔接住,与此同时,我也带给别人许多温暖。我的心变得越来越广阔,情绪表达也愈发畅通无阻。

 

终于,我有了一个安放所有情绪的角落,在这里,也遇见了一群志同道合的亲密队友。

2019年8月,我在成都举办了两场Circling线下活动,它们可能是Circling在国内最初的萌芽。9月起,每周四晚,我发起的「章鱼觉醒」社群也在坚持进行线上Circling,它成了许多群友的心灵聊天室,从每周一次,自发地变成了每周两次、三次。

 

与此同时,9月,群友yan在上海举办了第一场线下Circling;11月,在Milk和空脸君的组织下,Circling也在北京落地了。

 

2020年2月,北京舍临文化有限公司正式成立,3月底,Circling China网站上线。

 

Circling本质上是一个扁平化、去中心化的无限游戏。它并不属于发起人,而是属于每一个热爱它、借它充电,又贡献时间精力回报它的人。也正因如此,Circling才能在短短半年时间内生长得如此茂盛。

Circling China 致力于把真实联结带到线上线下每个角落,让1000万国内民众每天都可以毫不费力地走心交谈。

 

我们希望,不久的将来,Circling会成为另一门“普通话”,不管是家人、朋友、恋人、同事还是陌生人之间,都可以自然地说出:”好想了解你多一点,咱们来Circling吧!“

或者,“我好难受,需要点关注,求一个生日圈!”

 

我们更加希望,Circling秉承的悉心倾听、善意猜测、活在当下,能够延展到日常生活的每个角落,在高压的工作场合,在无聊的家庭聚会里,我们都能自然流露出更多好奇心,经由真实表达,创造出更多深度联结。

 

所以,读到这里的你,愿意和我们围坐一圈,聊一次灵魂天吗?

现在报名新人课程